当前位置:
首页
> 定海发布 > 专题专栏 > 定海·最美十八岙 > 十八岙游记
 
一个山岙,一寸光阴,一段故事
发布日期:2017-07-07信息来源:区新闻中心字号:[ ] 色调调节:

/小桥流水

 

    定海小沙的花厅岙和伍佰岙是“行走定海十八岙”的第一站。走进花厅岙的想法由来已久,这个美丽的地名因几年前轰动一时的吉祥寺遗址发掘,让我深深地记在脑海中。


  花厅,指的是古时大户人家住宅中大厅以外的客厅,多盖在跨院或花园中。小沙花厅村的旧址就是唐朝时期位于小沙九峰山下的吉祥寺的花厅。据宋宝庆《昌国县志•寺院志》记载,当时昌国共记有十座禅院,九峰山吉祥院排在首位。记曰:“九峰山吉祥院,县北六十里,唐开元中(713--741),高僧惠超,居是山香柏岩,草衣木食,遂开此山。其岩高峻不可到,时闻钟磐声而已。”

  惠超原为宁波天童寺方丈,将偶得的一尊石佛供于禅房。一日,惠超梦见石佛对自己说:“送我去甬东九峰山。”他即认为这是佛的旨意,遂带上两个小徒弟涉洋过海来到甬东,找到了位于马岙与小沙交界处的九峰山,搭建草篷,贡奉石佛,取名石佛庵。300多年的香火日渐旺盛,宋治平元年,朝廷赐额吉祥。元大德年间,吉祥寺田产达到4515亩,地616亩,山7343亩,僧人逾千,规模空前。乡民传说,当年为修建吉祥寺,寺僧排着队,翻过大周岭至马岙窑厂,把一块块砖瓦手过手递送到吉祥寺。可以想象当初建寺时的壮观气势。

  陪同的花厅岙阿伯告诉我们,现在小沙光华社区的地爿里、昌门里、寺基里、花厅、横路下、石佛庵、甩龙桥等地方当初都是吉祥寺的建筑范围。吉祥寺以前有19只井潭,如今还有2只任在保存使用。村民叫这两口井都叫“老井潭”,井口都为四方形,井壁长了很多草,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村井潭。据介绍,这两口井一口为吉祥寺浇灌花草的,另一口井为吉祥寺烧饭用。两口井直线相距约300米。19只井潭遍布吉祥寺,规模可见一斑。


  不幸的是,明洪武年间,吉祥寺遭毁,千年古刹从此湮没。遭毁的原因一说海禁搬迁,一说寺里恶僧冒犯皇颜。六七百年的光阴香火,造就了这座层观杰阁、金碧辉煌,曾名气大于普陀山佛寺的群岛一方名刹,毁灭在顷刻间。又是六七百年光阴后的今天,吉祥寺早已灰飞烟灭,只留在地名和史书的文字间。

  花厅岙的吉祥寺已经消逝六七百年,但还留有一座古桥横跨在大溪坑上,陪同的阿伯说甩龙桥与吉祥寺差不多时间建造,算来就有1000多年了。横跨小沙大溪坑,原桥身较低,每逢发大水,山洪水经常要把桥身冲垮。清道光二十四年傅宅后人傅贤达出资重建此桥。桥与溪坑间距七米,桥身由条石与方石搭配成拱形。因整座桥身俨如一条倒甩的蛟龙而得名。重修后至今,这座老桥依旧坚固,据说有多人从桥上跌落却无一伤亡。这样想来,九峰山下大溪坑,吉祥寺下甩龙桥,都是有灵气的,花厅岙的村人都是幸福人。


  花厅岙有一寺一桥,还有一宅也很有名,叫傅家老宅。花厅傅姓最多,人称傅半岙,这个大家族在这里居住已经有几百年了。据介绍,老宅有近200年的历史,坐北朝南,有前屋、穿堂、祖堂、后楼四进及左右厢房等建筑,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木雕窗花、门纹,均曼妙精致,是舟山农村少数保存至今的大宅。2015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了两进老宅,我们现在依稀可见断壁残垣。但左右厢房的窗格柱栋、飞檐翘顶还是非常精致考究的。

  坐北朝南的北进二层楼正在仿古重修中,是老宅的后人筹资仿旧修建的。果然是傅半岙后人,不禁为他们的“孝道承前辈,家风启后人”点赞。关于老宅,还有一段轶事。据说上世纪四十年代,日军到小沙,被傅宅精美的建筑艺术所震慑,日军恭恭敬敬地向大宅鞠了躬。妄图征服中国的侵略者却被中国一幢海岛乡间民宅的建筑艺术所征服。如今这样有地方特色和文化内涵的民居越来越少,新农村建设规定的一模一样的建筑风格,使民居失去了灵动和个性,所以我们在行走第二个村岙伍佰岙看到一幢黑瓦白墙的中式建筑风格的民宅后,都欣喜地进去一探究竟。

 

(老宅的主人傅景濂于乾隆年间在省城做官,据说官至临安知府,他的墓碑被族人放在院子的一角。)


  伍佰岙是我们这次行走的第二个村岙。伍佰岙缘何得名,村里的老人说其实是傅家的第五个阿伯搬到此岙,子嗣繁衍生息,形成的一个岙,当然伍佰岙后来还搬来居住了很多其他姓,因为傅家五伯最早搬来,也可能人丁最兴旺,故此岙称为五伯岙。但后来为何变成了伍佰岙,可能是笔误。我也在光绪年间的《定海厅志》的《小沙莊图》中找到了五伯岙的地名,果然为五伯岙。

  前面提到的中式建筑风格的民居就在伍佰岙的网创驿站旁,大门上书“清雅贤居”,里面假山流水、曲径圆门、花草萋萋,颇有苏州园林的味道。打听到主人为一所中学校长,节假日偶尔来住,颇有旧时大户人家的风范,大家都羡慕不已。

  我们的行程还有昌门、大寺岭这两座库中有库的水库,东海瑞草基地、毛峙渔俗馆,或古或今,都让人愿意沉醉其中。小沙还有三毛祖居、缪燧庙、清净讲寺、复滃堂、毛峙四合院等值得一看的地方,因为时间关系,没有一一探访,也给我们再次行走小沙留下了念想。


  我们眼里的青山绿水,因为见多了就觉平淡无奇,而故事都在背后,就在我们的入眼点,只等我们去探寻。花厅岙的老人们都说,如果吉祥寺还在,我们这里比现在不知还要好多少。是的,一个山岙一寸光阴一段故事。岁月的沉淀,让每个村岙都有了很多美丽的故事和风景,它们一如甩龙桥下蜿蜒流淌汇入东海的小沙大溪坑,婀婀娜娜,从四季叠翠的岁月流淌而来,一直流向未来的光阴……


/南瓜

/典诗澄晶



分享到: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