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定海发布 > 专题专栏 > 定海·最美十八岙 > 十八岙故事
 
龙皇宫的传说
发布日期:2017-07-14信息来源:区新闻中心字号:[ ] 色调调节:

  盐仓街道叉河社区有个龙皇堂,建有龙皇宫。相传600多年前,南宋末年端宗年间,有个孤儿叫谢德宝,由舅父母收养,谢德宝从小交关听话,舅舅、舅母也待他如亲生儿子。有一次与舅舅下地干活,6月天气非常热,突然有一朵黑云为他们遮住了烈日,舅舅说:这朵黑云遮着是侬借我的光。德宝说:是侬借我的光。于是两人各处干,黑云就跟着德宝走。又一次,舅舅叫德宝去车水,德宝用毛巾在河里浸湿,再把毛巾的水挤到田里,田水就满了,舅舅来看时,见田里还有一角没水,问为什么这一角没水。德宝说:“舅母给我吃的青饼缺一只角。”有一次舅母特意炒了几碗猪油饭给德宝吃,却忘了德宝是忌荤的。德宝吃了以后肚皮交关难熬,其对舅舅讲:“舅舅,我有点勿爽快,想到邱家井边去洗把面。”舅舅说:“好,侬可能吃热了,到井头边休息晌,顺便也给我带点凉水来。”

  德宝挈着竹管筒,来到邱家井边,想吐,一用力,吐出一根根肠子来。德宝把肠子在井边洗清爽,挂到井边的梅树上。人呢,困在树下,想等肠子晾干了再装回肚子里去。

  这时,有一个快嘴三叔婆路过井头,见德宝困在梅树下,一串串肠子挂在梅树上,吓得狠性命叫了起来“德宝!德宝!侬勿要做人了,咋把肠子拿出来了呢。”德宝被惊醒,晓得事情勿好,大喊一声:“痛死了!”就闭上眼睛,昏倒在地。

  德宝舅父母和左邻右舍晓得后,连忙把德宝背到家里,德宝慢慢睁开眼睛,对舅舅讲:“舅舅,侬把我带了十来年,我交关感激,我死后请你把我葬在树后的溪坑边,有朝一日,再来报答舅父母的养育之恩。”说完就断了气。德宝的舅父母哭得死去活来,含着眼泪把德宝埋在村后的溪坑边。

  有一日夜里,德宝的舅舅看到一条小青龙来到眠床旁边,亲亲热热地说:“舅舅,我本是东海龙宫的一条青龙,爱打抱不平,被罚到凡间受苦,全靠舅父母和乡亲们待我好,我呒没啥好报答,现在天大旱,我就想法落点雨吧。请侬老人家用邱家井边的梅树做一块灵牌,放到日头下暴晒三天,我就会来落雨了。”

  舅舅一觉醒来,感到非常奇怪,当即讲给邻居隔壁听,又用邱家井边的梅树做了一块灵牌,在日头下暴晒。到第三日夜里,谢家岙的山顶上真的起了乌云,紧跟着就落起了大雨。从此以后,这一带年年风调雨顺。

  勿晓得过了多少年,有一日,叉河来了一个兑糖的奉化人,看到这里田稻碧绿,感到交关稀奇:沿路别处土地统干裂了,草木都像火烧过一样,这里为啥还雨水调匀呢?其一边兑糖,一边打听,后来从那个快嘴三叔婆嘴里打听到德宝显灵的事。当日半夜,就把灵牌偷回奉化去了。

  第二天一早,德宝舅父母发现德宝的灵牌呒没了,急得勿得了。村里的人晓得后,也到处打听,统打听勿到。

  夜里,舅舅又看到德宝来到床边,讲:“舅舅,我的牌子已经被偷到了奉化,奉化人又做了同样的六块,所以侬也甭去拿了。奉化人待我很好,我就住那了,以后每年杨梅红的辰光,我会来看侬的。”说完,瞌了个头就走了。

  从此,每逢杨梅红的辰光,叉河一带总会下几场雨,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人们称为“梅雨”。每逢这辰光,乡亲们就都到龙皇宫去烧香,说是接德宝来吃杨梅。

  为了纪念德宝,人们还把谢家岙改名为龙皇塘。

                     《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舟山市定海区盐仓街道汇编》


分享到: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