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定海发布 > 专题专栏 > 定海·最美十八岙 > 十八岙故事
 
马岙的来历
发布日期:2017-07-14信息来源:区新闻中心字号:[ ] 色调调节:

  很久以前,台湾岛上有个年仅十九岁的小伙子,名叫洪士杰。父亲洪发奎官居台湾守备,为人奸诈残暴,欺压平民百姓。士杰竭力反对父亲这种残暴行径,父子间经常发生争执,而且隔阂越来越深,洪发奎为了保自己的仕途前程。最后竟下狠心把儿子从台湾岛上驱逐出来。

  洪士杰是个很有骨气的人。父亲下狠心断绝子父子情谊,自己失去了在台湾立足之地,当天夜里,就骑着自己心爱的白龙驹,离岛出走了。晓行夜宿践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来到了东海舟山岛上。一天,他骑着白龙驹缓缓穿过-个山岙,只见岙口三面环山,一面朝海,山上树木参天,岙口坦荡似砥,海边一座小山,形同天降神龟,扰如一堵屏障,护着岙内田园。“好-块瀛洲宝地!”洪士杰不禁心底一颤。他翻身下马,沿着山间小道,信步走去,来到一个开阔地带,中间一个小庄院,花草簇拥,围着篱笆,一道八字形墙门敞开着,道地里晒着一团箕金黄金黄的谷子。这时候,正值午间,顿感肚子饥饿,洪士杰就牵着马来到门口,想求点饭食充饥,正侍上前问询,那白龙驹似通人意的先叫了三声。

  听到马叫声,院内走出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妈妈。洪士杰恭恭敬敬地作揖道:“老妈妈,打扰了!我乃远方人士,单身匹马到此,只因腹中饥饿,求点饭食充饥”。老妇人见这青年一表人才,但面容清瘦,看得出是长途跋涉,劳累疲倦,又饥又渴,心中不觉产生了三分同情。答道:“好吧,后生家,你先把马拴好,我去给你准备饭菜。”

  洪士杰谢过老妈妈,又到院子里找个地方拴好马,就进屋来吃饭了。一面吃饭,一面和老妈妈谈起家常来。从老妈妈谈说中知道,他家也是从外地迁来的,祖居在福建海边一个悬水小岛上,当家的姓林,女儿叫巧姑,一家三口,打鱼为生,前几年遭海盗抢劫,巧姑她爹被海盗杀害了,家里洗劫一空,没奈何,母女俩背井离乡逃到这山岙来避难,当时巧姑只有五岁,到这里一住已有十三年,母女积德行善,垦荒种地,生活还算平稳。洪士杰听了也很同情。

  待吃完饭走出门口一看,糟了,晒在道地上的一团箕谷子被马吃得精光。这是母女俩来年的口粮呀!林妈妈见了好不懊恼,洪士杰心里也说不出的难过。“哎,怪我太祖心,没把马拴牢,又只顾自己吃饭、说话,没想到马也饿极了呀!”正当洪士杰在向林妈妈道谢致敬时,那白龙驹前脚一场,昂起头颈,“咴”的一声长嘶,突然从口中吐出金黄金黄的东西来,这东西象一条黄龙,团团围住了整个院子,犹如新筑了一道围墙,阳光一照,闪闪发光,定睛一看,哇!这不是金子吗,这下母女俩高兴极了。洪士杰也感到惊喜,这马咋会吐出金子来!他忙把心爱的白龙驹拉到后山菜地里去放牧,可是,想不到的奇事又出现了,那白龙驹扬蹄奔腾,高兴得满山岙乱奔,奔到那里,那里就从地下冒出珍珠玛瑙、金银财宝来。洪士杰又高兴又惊奇,他蹲在白龙驹身旁,轻轻抚摸粉马的头颈,自言自语说道:“白龙驹呀白龙驹,你变的金银珠宝是真的吗?但愿上天神灵保佑这是真的,全是真的……”说着说着,迷迷糊糊打起瞌睡来,他就倚着马脚,就地睡着了。

  自从离开台湾以来,日夜兼程,从没好好睡过觉,这一合眼,可睡得又香又甜。林家母女见他睡得香甜,也不好意思去打扰,只顾自己去收拾院子了。当他一觉醒来,已是夕阳西坠,再仔细一衬,自己躺在草地上,身旁的白龙驹不见了。这可把他急死了,跑回院子去问巧姑和林妈妈,都说没见到,这下三人急成一团,赶快分头寻找。

  妈妈见洪士杰孤身一人,失去了骏马,实在可怜。又看看洪士杰为人诚实,心地善良,家里又没个男人,有心收作上门女婿。林妈妈就把自己的意思说了,洪士杰自然是一口应承了。就这样,洪士杰留下来当了林家的上门女婿。一家三口,互敬互爱,开荒种地,织网打鱼,生活过得美满幸福。再说,那些金银珠宝都珍藏起来,除了平常接济一些病残老弱的贫困者,一般不轻易动用。只是为了纪念与自己同命运、共患难的白龙驹,才用金子铸造了一匹骏马,安置在盆地正中央的土墩上,并把这盆地取名“马岙”。洪土杰为了永远断绝与洪发奎的父子关系,感激林家母女的厚爱,自已也从此改姓林。

  年复一年,马岙这个地名也一直流传至今。

 

《千年马岙》


分享到: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